网络安全概念股受全球疫情影响,跨境商家面临着各种不确定性,物流延迟、订单收发货不可控,导致跨境商品短缺成为商家和消费者担忧的问题。实际上,为缓解目前遇到的困难,电商平台与供应商均在持续补货,协调货源、运力以确保供应,加上保税仓库存充足,电商平台及时推出扶持措施,多数商家表示,未来不会出现大面积断货,消费者不必大量囤货。

持续下单补货

最近,从事跨境进口行业的王丽(化名)店内彩妆销量几乎腰斩,奶粉、保健品却激增。“2月底,向工厂紧急补单1万多罐奶粉,当时3段奶粉有货,2段全面断货,陆续只补了5000多罐。”王丽对疫情期间从海外补充奶粉的速度有些头疼,“1万多罐奶粉理想状态是需要半个月补齐,实际情况是4月中旬还没补齐,工厂和代理商只能分批少量补货。”

网络安全概念股王丽经营着一家品牌集合店,主要销售澳洲的奶粉、保健品以及美妆品。自全球疫情发生后,她感受到海外商品进口时刻都在发生变化,而且订单收货、发货送达乃至运费价格越发不可控。

按照王丽的计算,疫情发生后首次下单拿到的5000罐奶粉,只够店铺支撑一个月。为了不让店铺断粮,王丽只能持续向工厂以及代理商下单,但难以做到一次性补齐。“从2月底至今,仅a2奶粉2段就需要补充1.5万罐。”

尽管奶粉供给有些紧俏,但王丽的店铺并没有出现商品大面积短缺的情况。实际上,不少消费者反映,收到跨境商品的时间有所延长,从一周变为半个月,但经常下单的商品并没有出现短缺,网店里的商品链接也没有大面积失效。

面对较为紧张的海外商品供货量,手握货源的供应商有意控制商品的发货量。一家销售进口猫粮的微商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进口猫粮供应方在限量向网店供货,例如,该商家订15袋猫粮,供应方只能开出9袋。据他透露,德国的一家宠物罐头厂商也在计划停工。他表示,如果是较大的代理商,他们会有留存的商品,不会出现断货的情况。

网络安全概念股“不建议消费者囤进口猫粮、狗粮,店铺上新基本正常。”另一家销售宠物用品的微商表示,虽然最近进口猫粮、狗粮的整体数量较平日少一些,但每月都有上新,不囤粮可以保证猫粮、狗粮的生产日期更新。

保税仓充足

当供应商与平台商绞尽脑汁确保生产时,消费者的需求其实在迅速攀升,并因为海外疫情的结束时间不确定而大量囤积刚需品。

网络安全概念股消费者孟女士的孩子今年3个月大,正在吃一款德国原装进口奶粉,每月需5罐,“因为要保证奶粉日期新鲜,所以一般都是按月买,一次买一箱6罐”。

网络安全概念股不过,疫情蔓延后,孟女士改变了按月下单买奶粉的习惯。她称,疫情发生后,店家提醒奶粉的直邮时间会延长甚至不确定,所以在3月中旬一次性就买了20罐,至少能撑4个月。“毕竟,临时换奶粉牌子会伤害孩子的肠胃,奶粉至少要吃到1岁半,也就多囤点奶粉了。”

像孟女士一样担心物流时效延长导致奶粉短缺的妈妈不在少数。王丽举例称,“疫情暴发后,的确出现了囤货情况。以前,店铺的常客每月平均购买3-6罐,现在单次下单要20-30罐,店铺客单价至少翻3倍”。

商家并没有将20罐奶粉一次性全部直邮给孟女士,双方协商后,商家先给孟女士邮寄了10罐,剩余10罐承诺4月末前寄出。不过,孟女士发现,自己女儿所吃的奶粉牌子在京东、天猫以及考拉上都有售卖,“宝妈群里不少妈妈都反映,其实不用大量囤货,提前准备出两个月的量就可以。现在原产地直邮的时间的确比往常要长,但如果备注是保税仓发货,收货时间还算可控”。

一位电商采购人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品牌商一般会优先保证向一级代理商这样比较大的代理商的供货量,即使供货量有所减少,也不至于完全断货。“但一些往日拿货量较少的经销商的确会出现缺货现象。”

孟女士在各大电商平台时刻“监督”着所需奶粉的销售情况,刘女士则忙着跑了几家线下的母婴店和超市买奶粉。刘女士对奶粉情况的担忧在最近有所缓解:“3月一整月,只要看到有卖孩子吃的奶粉,就会多看几眼。最开始出现了一些奶粉有效期临近、批次比较老、品牌上新减少等情况。疫情后期时,上述状况就有所缓解了。”

跨境母婴平台宝贝格子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宝贝格子平台内跨境商品多数以直邮、保税仓发货、一般贸易三种方式销售至消费者手中。因为疫情影响,直邮商品的运输时效会延长,而保税仓商品不会出现缺货的情况。该负责人称,国内保税仓的商品可以支持消费者的日常购买,品牌经销商会根据保税商品库存、物流时效情况适时批量订购商品。

电商平台补救

从多家电商平台的情况来看,全球疫情的大背景下,不少海外商家的经营销售面临比较大的挑战,来源于日韩、澳大利亚、美国及欧洲部分国家的商品在短期内有短缺现象,但均在陆续补货,电商平台也在多方协调货品、物流、仓储资源。

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发现,产能下降只是导致商品短缺的众多原因之一,消费者的超预期下单、空运与船期的减少则是更为重要的原因。

唯品会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强调,国际航班运行受限,进而影响了个别供应商部分商品的供应。京东负责人举例称,母婴类的缺货原因主要是销售超预期,这可能是因为疫情改变了人们线下购买的习惯,造成线上销售激增。

网络安全概念股“船运排期的时间有所延长,以前是提前3天申请船尾就行,但现在需要半个月至20天。”王丽解释称,航班与船运都很紧张,大批量商品无法走空运,像奶粉这类重物只能走海运,整体时效就会慢下来。

疫情暴发前,王丽多利用航空补货,每周四补货一次,每次2000件左右。如今,每月内补货两次就是理想状态,由于一次性就需要补1.2万罐奶粉到保税仓,王丽只好改用海运。“后期物流状态说不好,物流运输几乎是一天一个状况,从澳洲到国内保税仓,现在只运了1次。”

网络安全概念股当然,物流的不确定性,让商家和消费者要为此支付更高的运费。王丽要为这1.2万罐奶粉多支付20%-30%的运费,如果是空运直邮成本还要上涨,“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物流费用增长50%。从澳大利亚直邮一罐成人奶粉需要15元人民币,航班紧张时首重上涨到36元人民币,续重之后,3罐奶粉就需要95元人民币”。王丽多少有些无奈,“增加的运费,需要商家和消费者共同承担”。

疫情期间,消费者看到的是部分商品临时短缺,不过像王丽这样与供应商打交道的商家,在不同阶段感受到了不同的问题。她解释称,很多奶粉的包装罐在中国生产,然后运至澳洲装奶粉,再从澳洲运至中国。“早期的问题是耗材短缺,国内疫情严重的时期,包装材料供不上。待疫情在海外大面积蔓延后,成品奶粉运回中国就比较慢了。”

网络安全概念股针对商家与消费者的诸多困惑,国内的电商平台纷纷出台各项措施,紧急补救。举例来讲,京东国际推进海外商家入仓,京东物流帮助海外商家保证履约时效,加大备货量;部分海外品牌受疫情影响产能下降,京东国际也通过开放招商来不断引入新商家、新品牌和新商品,来满足国内市场对进口商品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。在4月,天猫国际启动了海贝行动,针对进口奶粉提供菜鸟头程跨境物流服务、保税仓租减免、阶梯式备货三大扶持政策。